Oriana

【舞台】
#腐向,米英only#
#第一次写米英大概很烂,ooc肯定有,请多指教#
#有女装出现,注意#
#带艾米丽,亲分和小菊(花)玩#
#图片为灵感,内容大概借鉴此剧#
#以上,能接受的诸位使用愉快#
XXX探戈爱人舞蹈团自2004年开始就受外界关注,而亚瑟,作为一位名副其实的绅士自然也对此表示关注。

他喜欢跳舞,这从他在阿尔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教对方一些普通的交际舞就可以看出来。虽然那时候他自己不得不跳女舞步,从而来配合对方,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这位绅士对舞蹈的热爱。只是后来随着阿尔的离去,亚瑟就很少再跳了。

由于美/洲的独立,本国的麻烦也越来越多,尤其是在工业革命之后,亚瑟不得不登上前往亚洲的轮船,去寻找更多的资源来满足工业制造的需求。

亚瑟并不喜欢以这个的理由冠冕堂皇地入侵其他领土。这是实话,但是作为一个国/家,他必须以自己本国的发展为中心,至于其他那些侵略什么的,他只能接受,毕竟这样带给本国的收益是不可缺少的。

但是现在世界崇尚和平,每一个国家也都会尽量避免冲突,所以亚瑟又有了难得的空闲去钻研舞蹈,爱人舞团自然成为了他关注的热点对象,其表演的tango奔放洋溢,讲述的都是些爱情故事,罗曼蒂克的风格还是蛮符合他胃口的。当然亚瑟如此热爱这个舞团和阿尔也脱不开关系。记得那是06年,作为英/国,他随着一些政客一同访问美/国,期间自然免不了与阿尔的相处。而也正是这个时候,阿尔向亚瑟提到了这个舞团,亚瑟在对方的介绍也渐渐开始关注起这个舞团。随着更多深入的了解,亚瑟又开始了自己跳舞的生涯。
就在上个月,阿尔特意上英/国找到亚瑟,请求他的帮助。

“所以说为什么我要跳女的舞步?”安静的房间里穿出不和谐的声调。

“啊…这个是也是没办法的啊亚瑟,毕竟这次缺席的是主角,而我认识的人里只有你会跳舞啊!”

“阿尔弗雷德!”

“拜托了亚瑟,要知道这可是跨年的节目,没有人会愿意看到一个缺少女主角的表演的”阿尔海蓝色的眼睛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哦,我知道的,”亚瑟努力压制自己的怒火,毕竟他可是绅士啊,怎么能生气呢“但是,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而且你会有这个权利?”

“唉!亚蒂这是同意了?!”

“请回答我的问题。”亚瑟感觉自己快要忍不住了。

“啊?哦…就是,就是因为女主角是我姐姐艾米丽啊!这家伙从上个月就开始抱怨说自己不想在跨年的时候表演,而就在上周她的梦想成真了,她从楼上摔了下来,所以就真的没法参加了。”阿尔看着对方将要落下的拳头急忙解释道。
“哦?这可真是个悲伤的故事,那么那些替补的演员呢?你别告诉我这么大的一个舞团居然找不到一个替补”亚瑟双手环于胸前说道。

“亚蒂,那些替补演员都已经收拾行李回家过年了,你知道的艾米丽几乎不可能出现意外的,所以现在就算再去找也可能会因为过年有事这样的理由被拒绝的。”
“啧…”亚瑟皱了皱眉,的确,艾米丽和阿尔这家伙一样,连感冒都不知道是什么的怪胎,这一次的事故的确是意料之外的事。
“真的拜托了”说着,阿尔真诚地鞠了一躬。

“呃…”亚瑟仍然有些犹豫,毕竟自己要跳的可是女方舞步啊,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松答应。

“亚瑟,如果你答应,hero绝对会在结束之后给你一个惊喜的。”阿尔抬起头,海蓝色的眸子在身后窗外一片星光的映衬下显得十分闪耀。
“呃…好…好吧,就答应你吧,当然只是为了那些观众,才…才不是因为你的请求…”亚瑟被对方的目光盯得有些不太适应,急忙将脸扭开说道。

“耶!太棒了,谢谢亚蒂~XDDDD”

“喂…喂!别扑过来啊!沉死了…”
之后的几个月里,答应请求的亚瑟就以休假为由到美国向艾米丽请教舞步,而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阿尔弗雷德一直都作为他的舞伴陪他一同练习。

讲真的,一开始练习亚瑟就表示十分惊讶,阿尔的舞技远远超出他的想象,他先前根本没想到这个音痴会跳舞,不过后来在看到练习中艾米丽的训斥之后,他似乎就明白了为什么,这就是赤裸裸的威逼利诱啊!

当然亚瑟也没有时间心疼阿尔,由于很久没有跳舞,纵使有过基础的亚瑟在练习中也被累的气喘吁吁,也是这个时候,亚瑟才觉得平日舞蹈演出中间休息的15分钟对于演员是多么重要。还有一点值得一提的就是,由于亚瑟饰演的是女主角,跳的又是tango,所以与男主角的动作十分亲密,但每当跳到一些过于亲密的环节时,双方都会很默契的选择跳过,这让一旁的艾米丽很不满。

时光飞逝,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眼看就快要登台了,亚瑟站在后台细心地整理起自己的服饰。
说真的,亚瑟已经开始后悔了。当他看到镜子中那个顶着粗眉穿着红色舞裙的人时,他是崩溃的。

不过好在还有假发,这样想着,他将一顶黑色的短发带在头上,整齐的头帘恰巧将浓郁的眉毛挡住,露出一双祖母绿的眸子。

“看效果…似乎还不错…除了比其他女演员要显得健壮一点,和稍微有点明显的喉结之外似乎倒都还好。”艾米丽端详着亚瑟说道。

“呵呵…”亚瑟表示他选择死亡
“嘛~没关系啦,座位离台不近,应该没太大问题的,反正你看着也比较瘦弱。”艾米丽拍了拍亚瑟的肩膀鼓励道。

“咚!”悠扬的钟声传遍整个剧院,也同样预示着演出即将来开帷幕。

“去吧,加油!”艾米丽微笑着说罢便走出了后台。

亚瑟也没有,发呆太久,毕竟自己答应别人在先,作为一个绅士自己怎么能言而无信呢。如此想着,亚瑟迈着坚定的步伐跨入舞台。
与平日练习一样,亚瑟踩着舞步在台上很快就找到了这次与自己配合的男主角。

“阿尔弗雷德?”直到对方揽着他的腰肢时,亚瑟才赫然发现眼前这个同样带着黑色假发的蓝色眸子男主角竟然是阿尔弗雷德,这双眼睛不可能是别人。

“嗯…”继续着舞步,阿尔十分沉稳,看来是提前就知道的。

亚瑟看到对方如此淡定地回答顿时就明白自己被蒙了很久,再想到之前自己多次问及此事时对方一脸到时候再说的表情时亚瑟就不由一阵恼火。

狠狠地将阿尔从别的女演员手中拉过,亚瑟丝毫没有停顿的开始接下来的动作,只是动作实在有些粗鲁。

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的,毕竟这一段恰好是女主角看着男主与别人跳舞吃醋的片段。

十分生气地抢过男主之后女主开始用舞蹈来挑衅那个女演员。这样的动作在现在那个满腹怨气的亚瑟的表演下还真像极了一个吃醋了的女舞伴在报复似得挑衅对方。如此逼真的演技让台下的艾米丽不住地鼓掌,“啧啧啧,很不愧是我弟媳,演技就是好~”艾米丽低声笑着对坐在一旁的本田菊说道。

“嗯…真的非常精彩,在下漫画的素材又有着落了。”菊十分恭敬地回答道。

“哈哈~”艾米丽则在一旁继续笑着“嘛…好戏还在后面哟~菊大大可要及时记录啊,这一期大大的作品我可是很期待呢~”

“在下会认真考虑的。”

将目光继续转至台上,这一环节前半段舞蹈已经进行了大半,而亚瑟也感到自己的体力正在飞逝,或许是由于在舞台上的紧张感,亚瑟甚至感觉到自己有许多动作都是在阿尔弗雷德的怪力下强行度过的,这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这是在拖后腿吗…

“加油”又是一次跳跃,阿尔将亚瑟抱起,在对方的耳边低语道。

“当…当然”亚瑟感觉此时自己的脸一定和苹果一样通红。

但不得不说阿尔弗雷德的那句话确实让他又一次打起精神。这家伙还是有点用的嘛…亚瑟这样想着

终于到了第一个环节的最后一步,阿尔将单膝跪地一手揽住亚瑟的腰肢,另一手则将对方的脸扳过。

这一次双方仍保持着默契,以一种奇特的角度避免了尴尬的接吻,从视觉上来看,很多角度都是会将二人视为接吻成功的,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艾米丽和本田二人。

“啊…好狡猾!”艾米丽嘟着嘴低声抱怨道。

“在下…”菊也是暗暗叹气,明明差一点,这个素材就拿到了!真可惜…

目光回转至台上,第一个环节结束后,亚瑟并没有时间休息,只是匆匆跑到幕后,套上一条短裤便又一次出来,这个环节几乎是他和男主的双人戏。

迈着舞步,舞台的背景已经换成熊熊燃烧的烈火,舞台的灯光也已经换上了有些暧昧的暗红色。

女主与男主在舞池中舞蹈,似乎是表达心意般的邀请,阿尔将西服的外套褪下随手扔在一旁的椅子上,另一只手却已经搭上了亚瑟的肩膀。

二人继续着舞步,直到在一次下跪的动作中,阿尔在揽住亚瑟的同时将对方红色的长裙一把扯下,留下一条紧身的黑色短裤。

“wooooo!”顿时台下一片沸腾,不光是由于动作,更是由于这别出心裁的穿衣。

按常理来说,女主此时的衣服应该是一条黑色的短裙,但这一个环节在亚瑟的强烈要求下被换成了黑色短裤,虽然嘴上说是为了更方便做动作,但其实也是因为内心尊严的存在吧,毕竟他无论怎样还是个男人啊,跳女方舞步就算了,怎么着也得给他至少整一套男装啊,要不然是个有自尊的人都不会答应的。

台下的喧闹也仅仅持续了几秒便消失了,大概都是又沉浸在舞台上两者的舞技中了吧。

第二个环节中男主的每一个动作都显得铿锵有力,女主的每一次下腰都展示出了其柔软的身体。亚瑟的动作自然不可能会太过柔和,但或许有时候这种违和感并不会让太多人反感,至少这次大厅里的观众在第二环节落幕时还是给予了热烈的掌声,这也让幕后有些体力不支的亚瑟感到些许欣慰。

“咚!”悠扬的钟声再次敲响,随着广播的声音在剧院中回荡,演员们终于迎来了了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
“我想我需要点解释,阿尔弗,”亚瑟瘫在休息室的座椅上有些恼怒地盯着眼前的阿尔“为什么你会是男主角?我记得真正请假的应该只有你的姐姐才对。”
“这个…”

“你要是真的想戏弄我大可不必这么麻烦!”虽然很是恼怒,但由于先前体力不支,所以现在亚瑟的话语中透着虚弱与苍白,根本没有平日里训斥别人那般严肃。
“亚蒂…我也是今天上场前才知道的…”阿尔有些委屈地解释道。

“哼,那你说之前原定的男主角应该是谁?”然而亚瑟可不相信。

“安东尼奥。”

“西/班/牙?”

“嗯…”

“…”一阵沉默

亚瑟此时心里虽然仍有些不满,但是一想到如果此时台上男主角是那个曾经航海时代的死对头后就又不得不心中暗自庆幸。

还好没让那家伙看自己出丑的样子。这样想着,亚瑟嘴上却是不饶人的回了句“哼,你先去准备吧,我先歇会了,下次这种事情记得早点通知我。”

“Yes sir!”阿尔像一个士兵似的行了个礼,然后离开了休息室。
观众席上

“你们刚才再说什么?”安东尼奥看着身旁两个之前十分兴奋的艾米丽二人疑惑道。

“嘿嘿,没什么~不过还真是感谢安东尼地配合呀~”艾米丽笑了笑继续道,“话说回来你怎么也来看了,不是说要去和弗朗西斯喝酒吗?”
“啊…咱在找那个胡子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有约了,所以咱只能自己过年啦…”安东尼奥有些垂头丧气地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代替咱演出的是谁啊,感觉那个女主角有点奇怪。”

“啊哈哈哈…没什么没什么,你就好好看着吧,保证有惊喜”艾米丽则是打着哈哈应付道。

“咚!”短暂的休息过后,第三个环节已经开始,只不过由于跳舞之前还有段歌唱,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又给了亚瑟不少缓冲的时间。

褪去黑色的舞裙,亚瑟换上另一身连体的黑裙,好吧为什么又是裙子!亚瑟对着镜子中的自己皱了皱眉。

第三个环节主要讲的就是女主在与男主舞蹈后细心地为对方穿好西服,但在不久后又发现男主与其他女子共舞而生气的事。

期间女主曾有过一个扇男主的动作,虽然最终是打在自己的手上,但那听觉效果和视觉效果都让观众发出惊呼,至于观众席上的菊此时已经开启了手速达人模式,右手在一张白纸上不住地画着什么,一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而舞台上,在扇完耳光后,亚瑟和阿尔弗雷德丝毫没有动容地继续坐着接下来的动作,直到第三节大部分过去,二者冲进幕后换好衣服又冲出来。

这一次亚瑟又是一洗红装,不再是裙子而是修长的裤子。在舞台上左右旋转,最终找到阿尔弗雷德,用双臂搂住对方的脖子,对方也架起自己的腰肢,二者深情对视,一同旋转,落地后,阿尔又是一推,亚瑟顺着单膝跪地,一个弯腰从对方胯下钻过,摆出最后的POS。

台下自然是免不了一阵热烈的尖叫与掌声,现在大部分人都发现了今天饰演女主的根本不是女子,但他们也都没有太过的表现,这也同样说明着,观众似乎对于这样的表演也并不厌烦。

“在下感觉灵魂在燃烧!”观众席上,菊手中紧握的铅笔有些颤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兴奋。

“嗯!”艾米丽急忙用一旁安东尼奥递过的纸巾拭去鼻子流出的血液,她敢保证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兴奋了。

第三环节过后,第四环节紧随而至,只是这一环节亚瑟的任务明显降低了,他甚至可以在幕后悄咪咪地观望舞台上的演出。

穿着一洗白西装站在幕帘后,亚瑟此时是铁了心不想在穿裙子了。

管他什么暴露不暴露呢,反正老子一男的可不会穿那身跟婚纱一样的裙子。

偷偷向台中央望去,亚瑟发现阿尔弗雷德正是此时队中的领舞。紧致的衣服将对方的身形完全描绘出来,海蓝的眼睛点缀在棱角分明的脸上,精致的面孔,高挺的身姿在聚光灯下显得格外夺目。

这是要吸引多少迷妹啊…

这样想着,亚瑟忽然觉得有些不爽,但后来察觉到自己像个小女生一样吃醋时,他又急忙红着耳根清了清嗓子,自己怎么可能会喜欢那个baka。
回过神的亚瑟再次看向舞台是便被吸引住了所有目光。

阿尔此时正穿着黑色西装站在队伍的最前方,双手分别拿了两个细绳拴住的弹球,猛的甩在地上发出声响,再配上其富有节奏性的舞步,整个剧院瞬间就被点燃了。

“Oh...my god——”他还真的有点帅,亚瑟此时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尤其实在对方加快节奏之后,台下层出不穷等我掌声响起。

第四环节就这样过去,到了第五环节,早已准备好的亚瑟在众人中舞蹈。分别与队中每一个男舞伴女舞伴跳一段。

tango本就复杂的舞步在亚瑟的表演中显得华丽有序,不论是踢腿还是下腰,亚瑟都极力迎合对方的舞步,所以在外者看来,这配合已经可以说是精彩绝伦了。

一舞过后亚瑟又跑到幕后,将先前放在座椅上的红色西装套上就往舞台上跑,甚至在匆忙都没有注意到固定假发的扣子已经崩开,只要头部稍一偏转就会脱落。

再一次上台后的亚瑟在众人中一眼找到同样穿着红色西装的阿尔,只不过这一次对方并没有佩带假发,而是顶着他本有的阳光的金发,上面那根翘起的呆毛来回摆动着,让亚瑟右眼不住地抽搐。

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毁气氛吧…

直到前一秒亚瑟都是这样想的,但是当他整个人被对方一手撑起,刚要做动作亚瑟赫然发现自己那顶黑色的假发由于激烈的甩动而飞了出去,此时正孤零零地躺在地上时,亚瑟整个人一颤,台下顿时也一阵喧闹。

“oh!这是怎么了!”台下安东尼奥不可思议的看着台上那个眉毛集齐浓郁的女主角“那个眉毛怎么会在这!”

“hey,亲爱的别那么惊讶。”艾米丽拍了拍安东尼奥的肩膀继续道“我们现在应该想想我那个蠢弟弟接下来会怎么做。”

“在下认为接下发生的一切都将会是一个历史性的标志。”菊这样说着,但手里的绘画却未曾停下。

“啊…但愿他们不会毁了这场演出”比起一旁两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安东尼奥算是非常正常的一位了。

台下的喧闹让亚瑟本就凉了半截的心彻底变成一片死灰。

完了…无论是从哪一个角度来说。

有些僵硬地做出动作,亚瑟的脑中已经开始变得一片空白。

天啊,他多希望这只是个恶作剧的梦,然后快点醒来。

但是一切都是注定了,这是个事实。

亚瑟大脑的短片让他在之后的一连串动作中失误不断,阿尔曾在几次转体中低声发过慰问,但是很明显对方麻木的反映告诉他,对方根本没在听。

oh…fack

阿尔在内心不断吐槽着的同时一直在示意身后的乐队想要尽快结束。

终于,在亚瑟第7次踢腿绊到阿尔的大腿后整个人向后跌去。

这本该是个优美的转体然后在男主那霸道等我拥抱下结束的,但是此时猛然回过神的亚瑟却发现自己已经向后跌去。

完了…

亚瑟有些绝望的闭上双眼,他似乎已经预料到自己会沉重地摔在地上,这次表演也会随着成为这至团队的污点。

“当!”钢琴最后的音节随着话筒回荡在整个剧院。

没有预料中的喧闹,也没有想象中摔在地上的疼痛。

取而代之是附着在唇上温热的触感以及撑在自己腰肢上那只强有力的手掌。

“哗——”台下在一声掌声的带领下便是雷鸣般的响彻整个剧院。

幕布渐渐落下

舞台下开始躁动起来。

“yooooooo~”艾米丽拖着音节一脸坏笑的感叹道。

“这是在下收到的最好的新年礼物。”菊将手中铅笔啪地一声扣在一侧,素描本上赫然出现了一幅幅有了大体结构的草稿。

“辣眼睛_(:зゝ∠)_”坐在两人身边的安东尼奥表示心好累,自己这是被强行在跨年的时候秀一脸吗——

台下热闹,台上可就并不这么热闹了。

幕布后

在幕布成功落下后,其他演员都十分识趣地迅速离开了现场。
“大叔你还想躺倒什么时候啊,很重的唉…”那一吻早已结束,阿尔却由于亚瑟的走神,不得不一直保持动作,这让即使是拥有怪力的他也不住吐槽起来。

“啰…啰嗦死了…”反应过来的亚瑟红着脸,想要推开对方。

“唉!等等,hero还有话说!”阿尔见状急忙将对方从地上拉一,揽在怀中。

“hey,亚蒂还记得之前我说的惊喜吗?”没了灯光的照耀,幕后的舞台显得十分幽暗,而阿尔那双蓝色的眸子就像这黑暗中的一颗明星,闪耀着。

“嗯…”亚瑟支吾着答应道,由于二人的位置实在过于亲密,这位正直的绅士也难免有些害羞。

“hero一直都很喜欢亚蒂哟。”说着阿尔将对方搂在怀中,似乎像是怕对方要逃走一般。

如此直接的告白确实也很符合阿尔性格。只是这对于亚瑟来说并不是那么轻易接受的。

他喜欢对方吗?

他一直都很喜欢阿尔,从第一次见面开始,遇见他真的太好了。可亚瑟却不喜欢美/国,他也不可能喜欢美/国,至少作为英/国来说这根本不可能,开玩笑,他们是国/家,他们代表的不是个人,怎么可能会毫无顾忌地做出那些事情。但是他却无法回避自己对阿尔的情感,他很纠结…
靠在对方坚实瑟胸膛上,亚瑟迟迟没有回应。

“亚蒂,我喜欢你,不是美/国,而是单纯以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身份表白,”阿尔似乎早就看出了对方的犹豫,于是乎加紧了拥抱的同时到“所以无论怎样,hero都会在2017年陪伴亚蒂的,以后每年都会。”

声音有着不同于对方外表的沉稳,亚瑟的双手也慢慢环上了对方的腰肢。

那是一种莫名的安心,亚瑟这样想着,或许有些时候放纵一些也不会太糟吧,至少是就亚瑟·柯克兰的身份来说。

“嗯…”亚瑟觉得此时这样令人安心的感觉真的还不错。

“亚瑟,忘掉那场雨吧,我回来了,作为阿尔弗雷德·f·琼斯,我回来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