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ana

嗯。。这里萌新一只。。请多多指教。。

《或许只有你》

#好的这是我第一次正式写全职的同人文(是的我又来祸害社会了),所以ooc你我心领神会就好,尽量接受#

#此片为【江周】,能接受的食用愉快#

# 大概Be,私设小江已走(诸位随意理解)#

#中篇短片不定(如果想要HE请说)#
#图源见水印#

在丛林中狂奔,周泽楷操纵着一枪穿云不断地闪避着来自敌方的攻击,他希望自己能尽快找到一个安身之处。

但是

周泽楷瞥了眼小地图上的坐标,即使是离自己最近的吴钩霜月赶来也至少需要几十秒。

调转着一枪穿云的视角,周泽楷内心不由得更加失望。

几十秒?

自己怕是十几秒就会被敌方给围殴致死吧?

是的,轮回的队伍明显脱节了,但这并不让周泽楷感到意外,这不是第一次。自江波涛离开后他们的阵容几乎在每一次团战中都会拆散击溃。其中必不可少的原因就是他,周泽楷的寡言让整个队伍失去了配合,如今的他们不过是以曾经多年的配合的经验而战罢了。

就像是重蹈覆辙,曾经那个没有江波涛的轮回似乎和现在无异。

这一切都在江波涛走后重现,队长与队员间交流少之又少。

周泽楷摇了摇头,他发现自己在想起江波涛的时候总会愣神,就在刚刚,自己的走神就险些让一枪穿云跌落到先前盗贼布下的陷阱中。

不,不能再失神了

周泽楷如此警告着自己,毕竟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他再也回不来了。

赛场上,一枪穿云的动作明显是慢了几分,碎霜和荒火的火力也不复曾经那般,对手仅仅是几个走位便轻松躲开。

周泽楷的变化已经不再是秘密了。

是的,所有人都知晓,那个曾经辉煌的"枪王"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但他们不知道原因,当然这和他们也毫无关系,只要知道对方的弱点那就足够了。

忽的,赛场上的一枪穿云停下脚步,一个急转,待对手看到一枪穿云的正脸时,连珠的子弹已经铺天盖地袭来。

神枪手60级技能,乱射

子弹呼啸而过,敌方的反应也是极快。

只见骑士顶在队伍前,手中圆盾一横,那些呼啸而至的子弹最终也没能给对方造成多大的威胁——无一例外的全部命中在盾牌上。

周泽楷微微皱眉,用余光再次瞥向小地图,顿时心中一惊。

在他操纵下的一枪穿云此时早已被对方四人团团围住,而一时间还真没法找到突破的漏洞,至于自己的队友,周泽楷感觉自己的心已经冷了半截,自己的驻足似乎根本没有给与队伍重新建立联系取得任何可喜的战果,甚至他们间的距离仿佛越来越大。

可恶

操纵着一枪穿云,周泽楷继续向丛林中狂奔。

既然停下脚步也无法与队伍取得联系,那么,继续冲下去仿佛还会有一丝生机。

与此同时,轮回的队伍频道里赫然闪出一条消息。

[队伍]一枪穿云:散,战

所有人一片茫然,包括轮回的诸位也根本无法理解其中的含义。

一时间关于周泽楷的这句话的意义众人都有了不同的解释。

[队伍]残忍静默:队长,这是让我们击杀对方的那个叫五行散的牧师吗?

[队伍]吴钩霜月:是说咱们队伍太散乱没办法战斗吧?

[队伍]一叶知秋:难道不是让身为战法的我去击溃他们的阵型吗?

三条不同的解释出现在屏幕上,让观众们不仅无语。但这却又是事实,至少在江波涛走后,轮回战队的诸位就时常因为队长的话产生歧义。

摇了摇头,导播特意给了此时的周泽楷一个特写。

偌大的屏幕上映照的是周泽楷无奈以及眼底流露出的悲伤。

他走了

或许再也没人能懂了

周泽楷不知为什么又一次想起曾经和江波涛一起训练的日子,很怀念,可是此时的回忆除了让他手头的操纵失误不断之外什么用处也没有。

又一次告诫自己应专心。

但这一次,连周泽楷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下一秒不会想起他,哪怕这之间只有一些微弱的联系。

忽然,周泽楷感觉身后一阵冷风袭来,角色猛的转过视角。周泽楷赫然发现对方的气功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跳到自己身后。

心下一惊,但周泽楷来不及细想,急忙让一枪穿云一个回旋踢将对方逼退。

冷汗滑落,这对于周泽楷毕竟也算是不小的惊吓,曾经的他何曾会如此大意,曾几何时江波涛会如此大意让对方趁虚而入过。

没有

从来没有

江波涛从来都是时刻奔波,时刻想着如何为团队出谋划策,如何让自己能够更加专注地输出。

曾几何时...

屏幕中的周泽楷仿佛停下了所有操作,一枪穿云几个踉跄显得很是狼狈。

堪堪站稳脚的一枪穿云就那么愣在那,像是一尊雕塑。

周泽楷就这样呆滞的看着屏幕中的一枪穿云,他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他也不想做什么,他只想江波涛,那个名为无浪的魔剑士可以再次出现在屏幕中。

恍惚间,周泽楷好像看到一枪穿云身侧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

手执短剑的魔剑士仿佛在看到一枪穿云的瞬间也做出了停顿,望向这边。

周泽楷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而手中也是下意识地操纵着一枪穿云想要去接近魔剑士。

但是,在要触及对方的那一刹那,魔剑士的脸上忽然呈现出一个笑容,周泽楷险些失声叫出,那个笑容与昔日的江波涛一样——那么温柔那么和善。

然而

从大屏幕上帝视角中观战的观众看到的可就是另一个场景了。

他们就这样看着一枪穿云缓缓向对方从侧翼包夹的魔剑士走过去,是的,就这么一步一步地走过去,没有丝毫的攻击性。
观众们愣了,解说此时也停止了解说,甚至连赛场上那个敌方的魔剑士也有些恍惚。

"噗!"但是总有人不会发呆的,当然这些人就包括场上的另一位神枪手。

神枪手70级技能巴雷特狙击,爆头

周泽楷在听到枪声后才恍悟过来,他先前完全的走神让对方神枪手抓住了机会,直接一个大招招呼了过来。

对此他甚至没有察觉到红线早已定格在一枪穿云的头部,他只是呆呆的想着那个魔剑士。

最终,周泽楷有些惊慌的眼神定格在屏幕的一枪穿云身上。

还是迟了,周泽楷有些黯然失色

看着一枪穿云头部迸出的血花,看着一枪穿云缓缓倒下,看着血条一点点滑落直至清零,看着那个昔日并肩作战的魔剑士如同泡影慢慢消逝。

或许,这样就可以来陪你了吧...

直到最后屏幕变得灰暗,周泽楷仍是那样幼稚的想着。

江,会再重生点等我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