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ana

烬x薇恩
#很冷的cp#
#原创,作者脑子有泡,ooc肯定有#
#此篇为(上),如果可以接受,那么食用愉快^_^#
#第一次用LOFTER,不知道怎么只发文,所以随便带了张图,图源于互联网#

踏破黑夜的静谧,薇恩在艾欧尼亚南部一个小镇中穿梭。

身影掠过一个路口,薇恩忽地向中蹿去。

娴熟的跳跃,翻滚,站起。背贴着墙面,薇恩小心地喘息着,尝试着调整之前剧烈运动所带来的麻烦。

是的,薇恩居然会从德玛西亚跑来艾欧尼亚这个极度偏远的岛国也并非没有理由。她接到了联盟的任务,不或者说是悬赏更准确。

金色的眸子被墨镜笼罩在一片阴影中,薇恩从包裹中抽出一张破旧的羊皮纸。

将羊皮纸尽量铺平,薇恩盯着纸上的字迹和抽象的图片,脑中不由回想起那天自己在学院栏板上看到的一条任务-----令她至今难忘。

金色恶魔

艾欧尼亚

s+

1000J

"艾欧尼亚,金色恶魔,s+,1000J...."薇恩心中重复着,但她并不在意这些。是的根本不在乎。

她是德玛西亚人,一直在暗处守护着这个国家,她根本不会有闲情雅致去顾忌其它国家,那与她无关。

金色恶魔?薇恩又摇了摇头,这根本不是她所关注的。这不过是个称号,在薇恩所猎杀的人当中这样的称号可不在少数,更有比这个名声更大的。呵,但结果不都是一样?最终不都是成了她箭下的亡魂?不过是些肮脏的蠢蛋!

s+,这样的难度薇恩确实不会轻视,这距离ss相差无几,薇恩更明白这个等级的意义----关于这个任务肯定死过不少人,甚至不乏一些联盟的人。但那又如何,或许在薇恩看到这个任务的瞬间就注定他会做出这个选择。她无悔,游走于刀剑上日子对她来说早就习以为常了,她更不会害怕,毕竟这个词早在她看到家人在自己眼前被杀后就已经消失在她的人生中了,是的,那一刻留下的,只有恐惧。

薇恩觉得有些恍惚,她再一次摇了摇头,但这一次她是为了让自己更加清醒。

什么?你说1000J为何只字未提?呵呵,你觉得薇恩像是以钱来衡量事物的人嘛?这根本无法打动她,在她眼里这条不过是个笑话,笑曾经不知多少人为了这些钱而送出了性命,最终悬赏被一次一次提高,纸张早已变得破旧,据说这张纸还是从上一个死者的遗体上拿回来的。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在黑夜中唯一的照明就是空中那轮明月。月光皎洁,丝丝缕缕倾下,滑过房檐,映在羊皮纸上,已经有些模糊的字迹被照的略微清晰些。

指尖划过潦草的字迹,薇恩推了推墨镜,盯着羊皮纸上的字迹,继续回味着。

薇恩不是没有接过学院的任务,之前她接过许多,有召唤师指示的,有人委托的,有学院和联盟制定的......但这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由于她的好奇而最终决定接下的。

或许从看到任务的瞬间就注定了结果吧…

从栏板上取下任务的薇恩曾前往学院打听有关的内容,毕竟还是个s+的任务,她可不敢托大。

然而结果也很意外。

先是问了瑞兹,随后又被推荐去问慎和劫。薇恩先是有些疑惑,她并不觉得这期间有什么联系,但还是决定前去看看。

正巧在走廊中遇到召唤结束的劫,薇恩便开始询问,虽然她承认自己的口气确实有些生硬---薇恩可不觉得那个像是用了黑魔法一样的家伙是伙伴,她并不承认。但薇恩没想到对方反应之激烈差点让他俩当场就打起来。如果不是慎即时赶到,恐怕学院那条走廊是要毁了。

相较于劫,薇恩与慎的对话可以说是非常和谐,虽然被问道金色恶魔的内幕时,慎竟是一个愣神。是的,你没看错,那个被称为暮光之眼的慎居然会有反应。这已经足够让薇恩感到震憾了。

听着对方的叙述,薇恩算是明白了个前因后果,也不由感叹这个任务确实棘手,曾经均衡教派的苦说大师就是丧命于此,而且慎和劫也因此改变了人生。

这是个坑,不知埋了多少人的尸骨。

薇恩对此也只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句便准备离开。但临走时薇恩又被慎叫下。

"小心点,那家伙并不好对付。"慎的语气谨慎稳重。

"呵,黑夜也会怕我。"薇恩连头也没回,继续加快脚步准备离去。薇恩是高傲的,因为她并不觉自己会失败。

"要全身而退,保重。"待慎的最后一句话飘到薇恩耳中。后者更是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笑话,这是什么意思?那家伙迟早会被自己净化。

薇恩的高傲此刻像是被人狠狠嘲讽,她从不认为自己会失败,从来不这样认为,因为她已经判决了,金色恶魔的死期。

恍惚间,薇恩想了很多很多,直到再次回过神来,薇恩才再猛地甩了甩头。

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居然如此分心。

收起羊皮纸,薇恩暗自感叹着。

左细长的手指滑过右手小臂上的手弩。月光下,抵在弦上的箭矢泛着银白的光芒,隐隐地透着一股寒气。
左手缓缓滑落,指尖冰冷的触感消失。闭上双眼,薇恩聆听着一片静谧中唯一的响动---那颗鲜活的心脏的跳动。

再次睁眼,薇恩小腿发力,一个箭步又一次冲了出去,离开了那个小巷。

奔跑着,薇恩一路向南,目视前方,透过墨镜,薇恩眼中透着一股神秘,一种渴望。直至一片寺庙的废墟映入眼底,薇恩的眼中才突得转换成了认真与谨慎。

踏入废墟,薇恩又一次停下了脚步,她看着映入眼底的一切。

废弃的古庙经过多年的风雨早已沦为废墟,一些藓类植物已经布满了坍塌的墙面,参天的古树扎根在废墟中,古树的枝干上搭下藤蔓,胡乱的缠在一起。还有一些没有完全坍塌的古寺已经有些摇摇欲坠,四处墙面光是破损的就有80%,仅靠一面算是完整的苦苦支撑。

薇恩环顾四周,仿佛若有所思,直到她的目光锁定在不远处废墟群中一处阁楼。

阁楼可以说是"四面通风",除了快要断裂的骨架苦苦支撑,四个墙面早就坍塌相互倚靠。
阁楼的中央有一张缺腿的石桌,桌上像是的正中摆着什么。
薇恩不禁皱眉,这是很明显的引诱,引导自己过去查看。而且她好像根本没有选择,这四周除了那么一个东西之外什么也没有。也就是说,她除了去看之外,别无选择。

握紧手中的手弩,思考良久后薇恩还是决定前去查看。

猫着腰,薇恩右手的手弩准备就绪,左手也尝试做着防御。向前的步子很慢,薇恩左右环顾着,生怕自己的失误会引起严重的后果。

通往阁楼的一路薇恩走的小心,也并没有发生什么。

直至走到阁楼前的石阶上,薇恩才将腰直起,手中的弓弩向四周摆弄着生怕自己会有什么疏忽。

踏上一层石阶,薇恩微微皱眉。她不免疑惑,如此长的路途自己身遭竟什么也没发生,这不由得让人怀疑敌人的用意。

自己已经近在咫尺,甚至已经看清是桌上的那件东西---一个看起来价值不菲的饰品盒。

难道,真正的玄机是在那个盒子里?不可能!这四周敞亮,要是有什么机关也早就被看到了。

薇恩疑惑着,但仍没有停下脚步,小心翼翼地迈上第二级台阶。

"嘭!"然而就在薇恩将重心压在第二级台阶的瞬间,一声闷响在她的脚旁响起。

薇恩下意识的向下看去,竟发现此刻一朵偌大的红莲出现在脚旁。

与红莲一同到来的还有一股浓浓的火药味。

"不好!"顿时,薇恩心下一惊,多年行走于生死边缘的潜意识告诉她自己刚才绝对没碰到什么好东西。

不过薇恩也算是老道,多年的经验让她十分清楚此时她应该如何应对。

没有继续想下去,薇恩直接一个翻滚,向左侧闪避。

几乎是翻走的同时,一声巨响响彻在耳旁,薇恩感到身后一股热浪袭来。她想在空中稳住身型,可后背那股气浪硬生生是将她又掀高了几分。
但就凭这些就想让暗夜猎手狼狈不堪那未免还是太天真了。

是的此时薇恩心中也是如此想着,这个偷袭根本没办法伤到她。

嘴角微微上扬,薇恩轻蔑一笑,随后在空中一个收缩竟是借着热浪的推力又翻了一个跟头,想要稳稳的落在了阁楼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

但是,这次薇恩还是低估了对手的实力。正当她双脚落地的同时,她又听到一声闷响。

"嗯?!"这里也有?薇恩来不及多想,就地一个翻滚向身侧躲去。

爆炸所带来的气浪将尘土和石子一同掀起,将薇恩狠狠地推了出去。

落地掌握好重心后的薇恩不由感叹对方精准的预判,几乎与自己真实的行动相差无几。

摇摇头,薇恩却又想否定这个说法,毕竟她现在就安然无恙地站在这,对方果然还是太大意了。

然而这样的想法仅是在薇恩脑中过了一遍就迅速闪出,因为她感觉到背后有一股莫名的寒意。老道的经验让薇恩在思考前先做下了闪避的动作。

"啪!"一声脆响,薇恩下意识地向先前待过的地方看去,随后不由得心一惊,冷汗仍挂在眉梢上。

就在她闪避的同时,一声枪响划破空气,而当薇恩看向原处时一发子弹正巧划过。

黑枪?!

薇恩闻声看向声源处,仍是多年游走的经验让她毫不费力的找到了罪魁祸首----月光下一闪一闪的瞄准镜。

"啪!"又是一声枪响,薇恩后翻跃起,与子弹擦身而过。

落地,还未来得及站稳的薇恩急忙又是向右扑去,因为她在落地的那一瞬,仿佛又听到了一声枪响。

向右扑去的薇恩眼看前方是一堆废墟,自己若是撞上去是肯定不行的,于是双手丝毫不拖泥带水地一个接力,竟是从残垣断壁间完美的"飞"了过去。

平稳落地,薇恩正想回头查看先前子弹的去向,却听"噗"一声。刹那间薇恩脑中一个机灵,想做出反应,但奈何子弹却已经不偏不正的击中了她的左腿。

一个踉跄,薇恩跪倒在地,被子弹击中的皮肤留下一个血洞,血水顺着衣物流下,薇恩左手捂着小腿上的伤口,眉梢间的冷汗滴落。

这一枪的预判,很恐怖。薇恩心下想着冷汗又不由冒出。

"啪、啪、啪"一段与场景完全违和的掌声空然响起。

薇恩惊讶的同时,寻声看去。

视野所及的地方空无一人,薇恩迅速扭转视角,但是和之前一样,视野所及的地方空无一人。

怎么可能?

冷汗从眉梢滑落,也不知道这是由于枪伤的疼痛所致还是与对方交手后感到不安所致。

许久仍是一片寂静,安静得让薇恩又有些怀疑对方是否又在盘算什么阴谋诡计。

时间仿佛在那一刻静止,双方都没再有动静。

最终,薇恩耐不住性子了,不,或许说是被现状所迫,她不得不做出点改变。

右手抓住身侧石板上凸出的一块钢筋上,小心翼翼地确认是否牢固后,才拉着钢筋扶着石板勉强站起。

站起后的薇恩心中即是一阵暗喜对方没有偷袭随后又是苦笑不已,因为她惊奇的发现,打在自己的左腿上那枚子弹不偏不倚,正巧是筋骨,现在一动除了疼痛之外很难再有其他感知。

可恶…

眉头皱起,薇恩不知道此时对方的动向,一时间也有些无从应对,只好靠在残破的石壁上休息。

"Four"打破一片寂静,声音如电流般刺激着薇恩的大脑。

4 ?!什么意思?!

然而不及薇恩多想,一声枪响就解决了她的疑惑,虽然并不是她盼望的结果。

几乎是肉眼可见的子弹隐约冒着血光,撕裂夜空,直直奔向薇恩。

"!!"几乎是用尽所有力气,薇恩在那一瞬间做出了反应。

向左极速翻滚,薇恩也不再考虑左腿的累赘是否会带来多大的副作用,他只知道如果再不躲闪,自己是必死无疑的。

子弹从身侧呼啸而过,薇恩接连的翻滚终是在一处较为平坦的地方薇恩一个撑地,算是平稳地"着陆"了。

冷汗低落,薇恩甩了甩头,视野所及的地方被迅速的扫了一遍。

嗯,没有任何的瞄准镜。

见此,薇恩心下悬起的石头终是也放下了不少。

但是你以为对方的算计就此为止了?可笑!幼稚!这才是刚刚开始!

这一点是薇恩在这次战斗后的总结。

战斗才刚刚开始。

"嘭!"如出一辙的动静让薇恩心中好不容易放下的石头又悬了起来。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