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ana

【水琪】奇怪的家伙

  #第一次写,有诸多不足,请多包涵#
#学院pa#
#阿水和琪琪真的qiao可爱啊(露出怪阿姨的笑脸)#

         1
  四月是樱花开的季节。浅粉的花瓣铺满整条路,偶尔还会有几瓣飘到临街学校的教室里。
  老师写板书的声音从未停下,早已习惯了的戴志春戳着脑袋瞥向课桌的右侧。
  他今天还是没来。
  不自觉的,戴志春瘪了瘪嘴。
  喻文波这家伙已经三天没来学校了。这样想着,他给桌上用来记录的”正”字又添上了一笔。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么关注那个问题学生兼自己的同桌的呢?戴志春放下做笔记的本子,默默地将视线转向窗外那颗在风中摇曳的樱花树。
  大概是这个学期初老师换座位的时候吧……
  喻文波是个不折不扣的问题学生,不学习不写作业是家常便饭,就连来上学的日子也没有任何规律。就算来了,他不是抱着手机就是直接趴课桌上睡觉,但是因为分数也还算看得过去,所以久而久之,班长的考勤表上总会习惯性地忽略掉那个逃课的学生,就连老师都已经纵容了班里那个每天不修边幅的问题学生。
  直到这个学期开始,迫于升学考试的压力,老师又不得不重视起这件事来。于是乎,作为备受老师信任的听话宝宝戴志春就荣幸的成为了喻文波的同桌,以便能够帮助对方更快地补缺查漏。
  但是……
  补个篮子啊?喻文波这家伙一周都不定能来上几天课,来了也就是睡觉,打游戏,哪还有时间听自己唠叨。
  戴志春曾不止一次心下吐槽,但是一想到老师那威逼利诱的样子,他也只好妥协了。
  生气归生气,既然默许了的事情就要去完成。这样想着,戴志春开始为之后的行程精打细算。
  但是,很可惜的是,喻文波通常都不是个按常理出牌的货。就比如在他的新任同桌快要因为等他到校上课而将耐性磨完的时候,他才在下午第一节课上到一半的时候姗姗来迟地踏入校门。
  嗯,这个星期第一次进来,明天又可以出去浪了,心情还不错。喻文波一路哼着小曲儿,脸上挂着一如平常的笑脸走进了教室。
  坐在位子上,喻文波显然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那个新同桌。修长的手指在屏幕滑动着,深邃的眼眸中倒映着显示屏的蓝光。
  “喂,喻文波,别看了,老师讲重点呢。”戴志春看着完全忽略了自己的喻文波,心里有些不爽,于是用手中的碳素笔戳了戳对方的肩膀。
  Game over
  游戏结束
  在出乎意料的“外力”作用下,喻文波手滑点错了键。他有些恼怒地将头转向身边的这个罪魁祸首,心下盘算着要怎样去报复对方,敌意的目光恶狠狠地扫视过去。
  但是眼前的那个人似乎并不知情,对方眨了眨那双乌黑的眼睛,一脸无辜的盯着他,纤长的睫毛映衬一双丹凤眼,煞是好看。
  喻文波愣住了,心里的怒气似乎也在顷刻间荡然无存。
  “喂,别看了,再不抄板书,老师可就擦了。”戴志春看到对方那个傻子一样的眼神,有些嫌弃。
  “啊……?哦…”喻文波恍然,对上戴志春那个嫌弃的眼神时,他恨不得一巴掌扇自己脸上,这可太丢人了。不过这样的冲动很快就被“怎么能伤了老子这么帅的脸”这样的想法给淹没了。
  回过神的喻文波匆忙拿起笔,翻出一个被压在书包底部的本想要记笔记,但是奈何黑板上工整的板书早已经在黑板擦的辛劳下灰飞烟灭。
  彳亍  口巴
  好不容易想要记一次笔记结果天公不作美啊。喻文波有些无语,正要将破烂不堪的笔记本重新扔回书包里的时候,脑中忽然闪过刚才戴志春那双乌黑的大眼睛和纤长的睫毛,当即心下又钻出了一个想法。
  为什么不问问他呢?
  “嘿,能借一下笔记本吗?”喻文波用之前戴志春叫自己时同样的手段,戳了戳对方的右臂“emmm你看,板书都被擦了”看到对方转过头,喻文波又指了指黑板。
  “嗯,那你快点抄。”皱了皱眉,戴志春将本递给了喻文波。
  “嘿嘿,谢谢,谢谢。”喻文波傻笑着应付了几句就开始抄笔记,但是映在他脑中的并不是复杂的公式,而是对方刚才蹙眉的模样。
  有点可爱
  这样想着,喻文波的脸不自然的染上一层淡淡的桃色。
  那一天喻文波故技重施,在各种课上“骚扰”戴志春,向他索要笔记本。戴志春虽然每次都是不太情愿地把本递出去,又不耐烦的催促对方快点抄,但是喻文波分明能看到,对方听到自己索要时不自觉上扬的嘴角,和逐渐舒展的眉宇。每当此时,喻文波都觉得心里像是吃了蜜,笔头下的墨迹龙飞凤舞,这或许是他第一次在学校毫无怨言地写了这么多字。
  “你周一还会来上学吗?”整理着自己手中的练习册,戴志春向难得没有早退的喻文波问道。
  “嗯……或许吧。”喻文波愣了愣,但是嘴上却已经给他做出了选择。
  “嗯,那到时候一起吃午饭吧”戴志春抿起嘴角笑了笑,有些软糯的声音在黄昏的夕阳下显得有些梦幻。
  “好……”原本想要拒绝的话语此时都化作了一个字,喻文波在意识到这一点后就一把拽起椅背上的书包夺门而出,脸上的那抹绯红终究还是被他挡在了阴影之中。
  
  
  
  2
  喻文波最近总是在学校里逛荡,这异常的举动很快就在学校里传开了。什么问题学生改邪归正,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升学的威压都被扯了出来。而作为问题学生的主角,喻文波似乎并没有心情去管这些四处散发的谣言。
  谁会有时间管着破事啊。
  喻文波撑着脑袋,两眼不自觉的瞥向正在午睡的戴志春。
  啧,这家伙睫毛怎么那么长。跟个女孩子似的。
  刚吐槽完,喻文波就发现睡眼惺忪的戴志春揉了揉眼睛,和自己对上了视线。
  喻文波感觉自己的脸像是烧了起来,于是便慌忙避开视线。这样的情绪开始困扰着他,每次都是这样近似于偷窥的行为。
  自己不会是喜欢他吧。
  喻文波百无聊赖的拿着铅笔在木桌上圈圈画画。
  是因为他总是不顾其他人的目光,耐心给自己讲题吗?好像不是的。
  是因为他愿意接纳属于问题学生的自己吗?好像也不是。
  是因为他每次都会给没吃早饭的自己带上一碗皮蛋瘦肉粥吗?好像比起皮蛋瘦肉粥自己更喜欢偷偷从他位子里拿的棒棒糖。虽然不是很喜欢吃甜的但是每次看到对方气鼓鼓的跟嘴里塞满食物的仓鼠一样就会感觉很满足。
  可真是奇怪。
  简直就是暗恋中的小女生嘛!做了那么多小动作只是为了让对方多看自己一眼什么的。
  喻文波心下吐槽着。
  但是,如果真的坦白的话,一定会被厌恶吧……被男生喜欢什么的……
  
  看吧,事情很快就变得一团糟。
 
  
  
  3
  戴志春发现喻文波最近有很多小动作,比如每天休息的时候都会看到他四处张望,还时不时的挠挠头发,最后又像是看到了什么似的突然把头扭回来,再比如中午一起吃饭的时候喻文波总会莫名其妙的地问自己一些奇怪的问题,像什么草莓蛋糕好还是榴莲蛋糕好这种让人摸不着调的问题……
  每次吃饭的时候都回答着这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问题。戴志春甚至怀疑喻文波是不是得了妄想症。
  但是当对方得到答案之后,又会不知从哪摸出来一个小本开始记录。
  他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戴志春心下这样想着。
  
  
  4
  下课之后,班上的女生就会开始各种八卦。从明星到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被她们扒出来。
  戴志春早就见怪不怪了,所以看到她们又簇拥在一起就知道学校肯定又要有大新闻被曝光了。
  “诶,你听说了吗?”
  “什么啊?”
  “喻文波交女朋友啦!”
  “哇!不会吧,谁啊谁啊?”
  “你猜呀…”
  “别卖关子啦!虽然阿水是大名鼎鼎的问题学生,但是凭他那颜值,学校里追他的妹子肯定不在少数。”
  “可不是嘛!”
  “所以是到底谁啊…”
  “是隔壁班的那个班花啦!昨天我还看见他们俩放学之后一起到后院……”
  “啪!”的一声“巨响”制止了女生们的八卦。
  当戴志春回过神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究竟做了多么愚蠢的举动。
  “抱…抱歉,”戴志春尴尬的冲那些女孩笑了笑,又继续仓促的解释,“这,这个模拟题太难了,没忍住,抱歉……”
  “没事没事……”
  女生们很快就被搪塞过去了,也许是这件事并没有太打击方才她们的兴致,因此只是简单抱怨了几句之后就又继续八卦起来。
  “真是的,吓死我了,突然一下就站起来了QAQ”
  “哇,开始砸笔的那一声是真的吓死人了ε=ε=ε=(゚◇゚ノ)ノ”
  “就是嘛…这么激动干什么。(≖_≖ )”
  是啊,这么激动干什么。
  戴志春揉了揉太阳穴,可脑子里还是不断回放着刚才那些女生的对话。
  这个家伙不会真的有女朋友了吧?
  明明才刚到春季,还是凉爽得很,但是戴志春仍是感觉浑身像是被火燎一般难耐。
  自己这是在想什么啊!
  戴志春觉得自己也开始变得很奇怪。
 
  
  
   
  5
  戴志春觉得自己该去管一管喻文波了。
  这家伙就像是魔怔了一样,从之前的只是在午饭的时候问一些奇怪的话,到现在开始上课传纸条问一些奇怪的问题。就像前几天上语文课的时候,本来专心听老师扯皮的戴志春忽然被一个纸团砸中脑门,不用想肯定是喻文波的。
  将纸团的褶皱摊平,戴志春看到了纸条上的问题:
  你觉得是紫色连衣裙好看还是粉色短裙好看?
  ………
  wtf????我又没有女装癖我哪知道?
  戴志春皮笑肉不笑地冲着对方数了个中指,并当面把纸条撕毁。
  以上就是戴志春决心去向喻文波索要解释的原因,鬼知道下一回的问题会不会是其他更变态的。
  于是乎在放学之后,戴志春直接一拍喻文波的桌子,用自认为是威胁的语气说道:“下周一一起去吃早饭!”
  “哈?”喻文波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为什么啊……“
  “哪来那么多为什么,你要是敢不去我就再也不借你笔记抄了,看你下回考试怎么过。”戴志春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喻文波。
  “行…行吧。”喻文波怀疑戴志春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平时温和的跟自家养的兔子似的,现在这算是炸毛了?
  这家伙真是奇怪。
  但是就是因为那个家伙自己也开始变得奇怪了。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想到。
  不知道他会不会感受到我的感情……
  
  
  6
  “唉,我说你小子这是谈恋爱了?”喻文波的头发被狠狠地箍住,眼前的青年一脸鄙夷“让兄弟们过来瞅瞅,这梳的人模人样的头发是给哪个学妹看的”这样说着,那个青年狠狠地将喻文波甩在墙上。身后几个梳着挑染头发的青年也跟着附和起来。
  “这跟你没关系。”喻文波拖着阵阵眩晕的脑袋,撑着墙勉强站了起来。一双桃花眼一扫平日放荡不羁的笑靥,一股狠劲透着他青筋暴起的修长手指显露出来。
  几个青年显然也不是吃素的,双方不由分说地打了起来。当然最终的结果不必多说,自然是喻文波这一方惨败。
  喻文波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醒的,但至少应该是下午,因为他能感觉到照射在自己皮肤上的阳光已经不再是火辣辣的了——或者说,现在他身上的疼痛已经模糊了他对温度的认知。
  喻文波啐掉残留在嘴里的血沫,暗骂一句倒霉。他狼狈地掸了掸裤腿上的土,磕破了的膝盖隐隐作痛,让他不得不卷起裤边。
  喻文波从不在校内惹事,但是校外就不一定了。
  喻文波早忘了自己是怎么得罪的那几个青年,反正混自己这一道,挨个打也是家常便饭,哪来的那么多是非。喻文波后背倚靠在墙上,揉了揉太阳穴。反正像自己这种人也不干净。
  拽起地上的书包,喻文波正要离开,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他如同被电流击中一般,当机在原地。
  坏了,现在几点了?
  喻文波一把掏出手机,由于之前的劫难,手机的屏幕已然四分五裂,但这并不妨碍他看到屏幕上几个硕大的数字
  16:52
  好在事发地离学校并不远,但当喻文波到校时,已然是下午5点,他一如既往的并没有引起太多注意,这也就方便他能够灰溜溜的跑回自己的位置。
  直到坐在木椅上,喻文波才心有余悸地看向自己的同桌。
  戴志春似乎并没有看到自己,他还是和往常一样盯着黑板,甚至连余光都没有分给自己。
  喻文波撇了撇嘴,顺手折了个纸条,扔给专心听讲的同桌。但是出乎意料的,戴志春就像是没看到一样继续着先前的动作,就好像他的同桌除了一套桌椅外就是空气一般。
  随后喻文波又尝试了各种吸引对方注意的方法,但是都是无用功,对方直接忽略了自己的存在。
  喻文波感觉有一阵刺痛从他的心脏一点一点蔓延到全身。
  他真的不理自己了吗
  
  
  7
         喻文波感觉自己今天倒霉透了,明明说好的万象更新的星期一,结果这一天除了郁闷事儿什么也没有。喻文波本就心中憋着口气,再加上现在被同桌选择性忽略,他不由得更加郁闷。
        真无聊。喻文波看着讲台上讲着天书的秃头老师,两个眼皮就开始不自觉地打架。
        反正那个戴志春也不理自己,干脆睡觉好了。
        重操旧业的喻文波开始赌气一般的趴在桌上闭目养神,脑袋因为之前的撞击到现在仍是阵阵眩晕,甚至让趴在桌上的喻文波仍能感到天翻地覆的旋转。
        下课铃声如约而至,目送走秃头的老师,戴志春才轻巧的扣上笔盖,将头扭向自己的同桌。
  方才课上喻文波的呼唤他自然是知道的,就连对方溜进来的全程他都用余光一五一十地记录下来。
        但是他并不想理喻文波。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因为喻文波的食言导致自己在餐厅里像傻子一样坐了一个小时。一想到那些路过同学中嘲弄的眼神和话语,就让原本迫切想要向喻文波问出真相的戴志春决心一节课都不理对方。
         现在已然下课,戴志春才耐不住性子去看对方,结果没想到喻文波睡得和死猪一样,完全不为之所动。这样的情景让戴志春气不打一处来。心下想着要去整整对方,便悄悄地摸到对方跟前。
        本是要整蛊的右手忽然在空中停下,戴志春的瞳孔缩了缩。他看到了对方脸颊上的划痕和粘在头发上的泥沙。
  他这是打架了吗?
        戴志春单只手撑在对方木椅的空地儿上,大大的眼睛扫视着对方。
        明明伤的这么严重,为什么还要来上学啊?
        他低下头,看到了对方已经结痂的膝盖。
        是因为答应我要来学校才坚持的吗?
        戴志春迟迟未落的右手最终轻轻拂过对方的发梢,将一瓣粘在发丝上的樱花取下。
         明明只要在微信上说一下就好了,为什么还要这么拼命的赶来学校啊!
        戴志春觉得心里酸酸的,本是还想继续抚摸的右手因为对方睡梦中不自然的锁眉而生生打断。
  明明伤的这么严重。
        戴志春起身飞奔出教室,一路跑到一层的医务室门前才停下脚步。礼貌的扣门,恳求的语气让他并不费事地就拿到了碘酒和酒精棉。如获至宝一般,戴志春抱着瓶瓶罐罐又跑回教室,可是映入眼帘的是空无一人的教室,以及被夕阳蚕食的影子。
         戴志春愣了一下,便又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窗前。他趴在窗台上极力向校门口望着,不出意料的,他看到了一个单肩背包的身影。在远处,他并不显得高大,夕阳的剪影下显得孤单,石板路映着余晖,一切都那么遥不可及。戴志春就这样看着那个身影一瘸一拐地走进了第三个胡同,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那一天的晚课喻文波并没有来,但是在他的桌上却安静地摆着一个褐色的玻璃瓶,瓶底压着一张纸条,上面用娟秀的汉字写着:
下回有事就和我说啊,别这么不爱惜身子  真是笨蛋。(划)
        那晚的风似乎比往日都要大许多,临街的樱花飘过街道,落在课桌上。戴志春被风吹的有些睁不开眼,模糊的视线里总是回放着傍晚的那副画。

  
  8
        喻文波艰难的爬回家给自己上好药后就在没做其他的事情,手机被摔得四分五裂,嫣然已经是没法用了。没了手机的陪伴,百无聊赖的喻文波只好继续闭目养神。可是方才已经睡了许久的他此时毫无困意,只有脑中不断回忆着自己醒来时的一切来进行自我催眠。
  
        等喻文波醒来的时候教室里早就空无一人了,那一刻他感觉自己心里空落落的,像是少了什么,怀揣着失落的他再无颜面继续待下去,一会晚课同学们回来看到自己这副模样,恐怕第二天就要传出“问题学生闹事后趴桌示众以博同情”诸如此类的新闻。于是乎,喻文波只好独自一人跛着脚走出了学校。
  
  9
  当清晨的阳光撒在戴志春的脸上,纤长的睫毛扫过脸颊,一双乌黑的眸子仍然带着一丝迷糊。他昨天晚上想了许多,黑眼圈比往日又重了一层,让本就消瘦的他看起透着一丝病态。
        背上书包,戴志春一边走着,一边滑动着自己手机的屏幕。看着微信消息栏里如昨日重现一般的消息,心中不免有些泄气。
21:30
【Able】
喻文波你还好吗?今天发生了什么?
22:17
【Able】
在吗?在吗?
23:05
【Able】
在?
23:52
【Able】
休息了吗?
1:22
【Able】
注意休息吧!我先睡了,晚安。

        看着手机已然黯淡的屏幕,戴志春不由得叹了口气,心中升起一种愧疚。
        要不是自己和他的约定,喻文波昨天就不会忍着疼痛来学校了吧,而且也不会被自己无视。如果今天他来到学校,我应该和他道歉吧……
        可是,他真的会来上课吗?
        想到这里,戴志春自嘲的笑了笑。
        是啊,自己连对方什么时候能不能来上课都不知道,竟然还妄想着和他道歉。
        戴志春觉得自己眼前一片朦胧,心里阵阵悔意。可世上毕竟是没有后悔药的,戴志春只好垂头丧气地往学校走着。
  
  
  
  10
  今天喻文波依旧没有来。顶着黑眼圈的戴志春感觉自己的头一直在发胀,胸口上像是被什么死死压住有些喘不上来气。
  碘酒瓶仍然安放在自己对面的桌上,字条也安静地躺在那。
  可是无论是手机还是那张字条,戴志春都没有收到对方的回复。
  他一定是思想出了问题。
  戴志春觉得自己像是醉酒一样,脑袋晕乎乎的。
  可是,自己的思想似乎也出了同样的问题。
  
  
  11
  戴志春病了,据医务室的老师说是因为劳累过度所导致的发烧。但由于并不是太过严重,所以老师休息半天的劝告被否决了,戴志春仍然是熬到了晚课之后才走。
  真冷,明明比前几日已经算是回暖了,但对于发低烧的戴志春来说还是太冷了。
  他感觉自己的两个腿已经有些不受控制,可能是烧的有些迷糊的原因,让他走起来摇摇晃晃。
  扶着墙壁,戴志春才勉强稳住了重心,但很快一阵天旋地转的眩晕感彻底剥夺了他最后一丝希望。
  但也并不坏 ,至少在自己昏过去之前还能看到那个家伙的影子。
  戴志春在意识丧失前这样想到,随后他就掉到了一个怀抱里。
  “啧,真是不让人省心…”虽然嘴上抱怨着,但喻文波还是老实地调整了一下姿势,让抱着的人能够更舒服些。
  “明明发着高烧还要坚持上课,真是脑子有问题。”
  “明明蠢得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要逞强自己住…”
  “我居然会喜欢这样的蠢…”喻文波低下头看了眼怀里睡得并不太踏实的人,纤长的睫毛在街边的路灯下显得更加浓密,轻轻的附在对方的脸颊上。
  “算了,仔细看还是有点可爱的。”
  
  
  12
  戴志春醒来的时候发现他躺在自己的床上,熟悉的床单上散发着淡淡的洗发水味,颈边传来阵阵规律的呼吸,就抱在连腰间的手的触感都异常真实。
  呃……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反应慢半拍的戴志春此时才突然醒悟,下意识地就是于是一巴掌就把旁边的家伙连人带被子一起推下了床。
  “woc干嘛啊你!”被突然推下去的喻文波瞬间从美梦中惊醒。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的吧?喻文波你为什么会在这……在我家里?”戴志春生气的看着坐在地上的喻文波。
  “这你自己路上晕倒了,要不是我碰见你早就露宿街头了!“揉了揉摔疼的屁股,喻文波没好气道。
  “那……那你哪来的我家钥匙?”
  或许是还没好利落,没了被子的戴志春感觉浑身发抖。
  “你真是被烧糊涂了吗?明明自己倒下之后还老叫我的名字来着,嚷嚷着要我带你回家。”喻文波细心的把被一同推下地的被子掸了掸,又重新裹到了对方身上。
  戴志春感觉自己的脸像是烧起来了一样,他慌忙地低下头。
  “而且你还说,你冷的很让我抱着你才暖和些。”说着喻文波又抱住了还在发愣的戴志春。
  “放开!我现在不冷!”被喜欢的人抱着,大概就会紧张成这样,戴志春红着脸想到。
  “那可不行,现在我很冷,”喻文波却像是早有预料,双手把对方按在床上“没有你,这儿冷的要死…”
  说罢喻文波还用右手点了点对方心脏的位置。
  这算是被撩了嘛?戴志春借着微弱的光亮打量着眼前的少年。
  “那…那就勉为其难地和你共享一个被子好了,反正我也不会觉得热。”戴志春的脸早就红透了,他缩成一团,默认了身边那个厚脸皮的要求。
  “谁让我喜欢你呢”把头压在被子里,戴志春小声呢喃着。
  “嘿嘿,我可听到咯!我也很喜欢你啊,戴琪琪。”喻文波并不确定刚才对方的话语是否算是表白,但是他明白现在是不可错过的机会。
  “滚一边去,谁让你叫我琪琪了,我和你熟吗?”戴志春瘪了瘪嘴,把头埋得更深了。
  “嘿嘿…是是是,不太熟,不太熟。”喻文波嬉皮笑脸地应付着,被子里左手却是紧紧抓着对方的手。
  戴志春难得的没有反抗,或许他对于喻文波也不曾有过真的抵触。
  虽然很简单,但是这也足够去表达心意了。
  
  他可是个很奇怪的家伙
  但我不也是吗?
  
  

评论(4)

热度(40)